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木子吉他

岁月极美,在于她的必然流逝:春花,秋月,夏日,冬雪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渡不到的  

2012-12-08 19:16:40|  分类: 朝花夕拾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那天,看到荐文《关于小楷和我的小楷》 有提笔写字的念。

  恰巧读书活动的征文评选刚刚结束,准备完奖品,填写荣誉证书,这小楷,就派上用场了。只是久不写,加上是用了介于硬笔和毛笔间的软笔书写,确生涩。还好,说得过去。算不上书法,但能得到大多数认可,足以宽心。

  二哥的画室命名为积步斋,在妈妈家一楼。平日里回去,得闲时总会涂画一气。一直感觉二哥的书法不及画功,偶有机会,也不自量力地比试比试。他较善行草,而我,大抵楷书,或行楷。总感觉楷书,尤其小楷,能够考验一个人的心性。写小楷,你要有足够的心静,充裕的时间,相当的定力。于我而言,常常是写着写着,就演化为行书,或行草,甚至是连自己都不懂的随手随心的疏狂。

上周回去,写了工整的几行,爸看了笑着对妈妈称赞。自幼,我们兄妹几个,尽管奖状证书不少,但若能得到爸爸的称赞,无论这赞是否名副其实,于我们都是无与伦比的荣耀。也许,这感觉是幸福:父母膝下,说贴心的话,干乐意的活,喝米香的普洱,写几个喜欢的字,自然睡,自然醒。在父母那里,你永远都只是孩子。真希望,这样的时光,能永远留驻。

  在百度,似乎很少有搜不到的内容。可今提笔写的那集賢成藝苑,風物著今朝。三絕詩書畫,兩江煙水橋。點染丹青卷,龍蛇寄紫毫。怎么也记不起中间遗漏的两句,隐约记得有个字。于是百度,却如何也度不到这首,度不到被遗忘的那句。

由这度,想到渡。很久前曾尝试过写小说,题作《渡》,却只是写了开篇几行,无以为继。有友曾言,小说,是文学的最高境界。我想,那也是我,渡不到的境。

这世间,有太多我们渡不到的境界:生活的,事业的,爱情的,文学的,文艺的,禅意的,神性的……

文学艺术之境,或缠绵或奋发或幽咽或澄明,都是意蕴的表现形式,在艺术上并无高低之分。其实人生也是如此,无论明丽鲜艳,热烈崇高,悲凉凄清,或是平和静穆,都只是我们对于人生观照的一种选择方式,亦无高下之分。

若生命是一条奔流不息的河流,那些我们无法抵达的境界,该当作沿途美丽的风景,远远地观望吧。毕竟,不可能在每个渡口,我们都能够停驻、憩息。

当然,也有一说:禁锢就是,你以为你做不到。所以你可以冒险,可以追求,但一定记住,欲望越深,越容易湮没自己。而且,没有大把时光可以挥霍的年纪,最好别总是重复人生的同一个桥段。

人到中年,妆宜淡,心宜简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10)| 评论(7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