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木子吉他

岁月极美,在于她的必然流逝:春花,秋月,夏日,冬雪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一弦之间   

2013-10-18 10:12:17|  分类: 朝花夕拾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很久了,忙碌着,感念着,一直有记录下来的愿,终还是化为碎片,芜杂又零乱。

当某些时段某个瞬间的感念不能随时记录,那些做过的梦、彼时的念想和灵感终将变得虚无。就像梦中的向日葵,梦中的纳木错,还有遥远的那片蓝……

已成碎片。只是碎片,无法捡拾的碎片。偶尔闲下来,还是努力去回忆,借助那些零星碎片。好像是被梦中断的长夜,会在迷懵中伸手去抓某个意象;会闭上眼希求从断点延续;或者,试图扯住某一丝细节一点点将梦的原样拽出……

这样的散落,无助又茫然。这样的时刻,会抱着吉他很久,忧欢悲喜,诉诸弦间。

吉他学校的练习琴,原木的颜色。让我想起很久前被摔碎的那把红棉。一直以为,支离破碎的,除了吉他本身,还有我们难以长久的爱情。终还是牵手走进了婚姻,这一牵,就是这些年。只是曾有的梦,已碎裂成片。


读米兰·昆德拉,《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》,脑海中繁复着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。印象深刻的那句:非如此不可

“我们都绝难接受这种观点:我们生活中的爱情是一种轻飘失重的东西,假定我们的爱情只能如此,那么没有它的话我们的生活也将不复如此。我们感到贝多芬,那阴郁和令人敬畏的音乐家在向我们伟大的爱情演奏着:‘非如此不可’!”

再读《相遇》,读到他随手记下的乐谱,开始明白:那些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,终将在文字、音乐的流淌中渐渐远去。好像晨光中袅袅升腾的雾霭,车轮后翩跹浮起的落叶,终将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消逝不见。

音乐之于生活,他亦感言:

“人的生活就象作曲。各人为美感所导引,把一件件偶发事件(贝多芬的音乐,火车下的死亡)转换为音乐动机,然后,这个动机在各人生活的乐曲中取得一个永恒的位置。”

“在那一刻,他朦朦胧胧却全心全意期待着的是没有任何束缚的音乐,是一种绝对的声音。它包容着一切愉悦与欢乐,它是超强音,是窗户发出的格格震荡,将一劳永逸地吞没他的痛苦,无聊,以及空洞的词语。音乐是对句子的否定,是一种反词语!”

当然,我并不认为音乐是对句子的否定。艺术都是相通的,以各种方式存在,传递、表达、诠释着我们曾有的感念。

通音律者皆性情。就是这样,生活像是崩紧了的弦,爱恨生死、离合忧欢,一弦之间。

2013.10.17 手机草稿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86)| 评论(4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