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木子吉他

岁月极美,在于她的必然流逝:春花,秋月,夏日,冬雪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极度深寒   

2014-03-09 00:55:38|  分类: 朝花夕拾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春城之春,极度深寒。

读到太多的哀痛和愤慨,默,悼。终还是按捺不住,这份悲凉和失望。

陷在沙发里,翻看一则又一则新闻:三O一、倒在地铁站口再也扶不起来的她、那个高院院长、懂了或不懂得的那只老虎、大马士革、乌克兰……

现世安稳静好,那么难,那么难。

很受伤。他们该是有信仰的。一定是,可还是如此惨绝人寰的残暴。于是百度,到底该是怎样一种信仰?却发现以善制恶的本初,许是太专于,总伴随着斗争、运动和杀戮,由始而终。

所谓信仰,信,诚实不欺骗;仰,崇奉不怀疑。那将是内心笃定虔诚的热望,未必是教义或者主义,可以是人,亦可是事。总以为,人活着,安身立命之外,当有热爱之事;烟火红尘之内,应有其挚爱之人。只是这热爱,这执着,往往会走向两个极端:或悲观或亢奋。居中而庸,循环往复的东方哲学,乃生之道,在凌厉的现实面前,所有激进昂扬与低沉保守的或锐或钝的凸起终将被冲和。一直认为,儒家思想是积极入世,道家思想是消极逸世,而佛家,小乘淡然出世,大乘悲悯济世。入世终有伤,逸世总无望,出世空无象,济世生不枉。所以,若一定要选择一种信仰,我会选择向佛。以善制与以善渡,我更喜欢这,和善又悲悯。除此之外,这样的选择,该是对无望的现实世界的一种逃避。

祝勇的《永和九年那场醉》,我感觉精彩的一个观点:儒家学说有一个最薄弱,最柔软的地方,就是它过于关注处理现实社会问题,协调人的关系,而缺少宇宙哲学的形而上思考。它所建构的家国把一代代的中国士人推进官场,却缺少提供对于存在问题的深刻解答。中庸之道,也许不在结果,而在这积极融入的程途,完成各自完美意志的飞翔。

喜欢梁漱溟回答父亲梁济的那句:我相信世界是一天一天往好里去的。即是如此,梁济还是怀抱国性不存,我生何用自沉而亡。现实的世界,原来总是令人失望。

若无暇思,即无心虑。在我,宁愿自己沉于忙碌的现实生活。只是,被忙碌的生活淹没得久了,以现在的心态,就是即将被吞没,估计我也不会挣扎了。

惊蜇前后,桃花未始开,凌丝犹不断。极度深寒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0)| 评论(3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